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中 07

07


  话分两头。

  在叶修和方锐目睹这诡异一幕的不久之前,去找唐柔而后被堵在舞台上的蓝河,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尴尬。

  本来叶修让他带着可怡行动,遇到情况好能应付一下。但蓝河把可怡给了苏沐橙,回来后还把这茬忘了,更要命的是叶修也没想起来。

  于是他和唐柔对上林敬言,就像手无寸铁的初心者出门撞上boss一样尴尬。

  就连林敬言都莫名其妙地看了蓝河一眼,仿佛在问这催不眠又弱得很的小朋友哪来的。不过林敬言很快就让目光专注在唐柔身上。...
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 06

  八、镜 06


  R市音乐厅。

  作为一年一度的新年节目,新年音乐会的传统已经维持了二十年以上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音乐会从仅限于名门望族参与的私人聚会,转变成为了普通人也能够消费得起的大众娱乐。不过即使如此,R市音乐会上的掌权者、商业巨头、名流明星从来都不会少。

  “快看,是那个著名的影帝……那边是……哇,X企业的老总!”

  蓝河坐在叶修身边,紧张的同时对着周围的名人们兴奋而小声地惊叹着。

  叶修看着好笑:“要不要去求个签名?”

  “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 05

05


  戴妍琦自认是个无神论者。

  几乎没有什么苦难地长大,偶尔遇到的挫折用“事在人为”来克服,大致是无忧无虑地活到现在。然后她的观念在今天完全被颠覆了,与未知紧随的自然是无穷无尽的恐惧。那让她动弹不得的力量大概就是超自然事件吧?不能用科学来解释,又强大得可怕,让人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。但她这么想的时候,那个坐在对面、刚刚才见面的男人,却用沉稳地嗓音、仿佛在描述天气一般寻常地口吻,忽地将她带离了恐惧的深渊。


“是人做的哦。”

  叶修看着对面座位脸色逐渐平复的戴妍琦。因为这姑娘...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 04

镜中 04


  幻境中的日夜变化无常,让人几乎失去时间概念。一觉醒来,窗外已是白天光景,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。蓝河伸手去接,能感受到水滴落在手掌上,但收回来时手里什么都没有。看来这雨也是楚云秀制造的元素之一。

  空气中弥漫着雨水的味道,可欣和可怡依旧在门口待命。不同于昨日,小姑娘们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叶修看着好玩,逗她们道:“怎么了,难道你们家管事大小姐终于要嫁啦?”

  “什么呀!”

  “看你们的脸色嘛,哎不都说‘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’么。”

  “我说叶大人,”可怡气呼呼地说,...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 03

03


  蓝河在R市的家在另外一个街区,环境还算良好的商品房小区。因为知道儿子要回来,家里早就做好饭,蓝河还在门口掏钥匙就闻到很香的味道。

  “妈,我进来了。”

  蓝河的母亲陈澈在厨房内应了一声,蓝河便自己脱了鞋子外套进来,坐在沙发上。房子收拾得很干净,杂物全部整齐码放在柜子里,虽然开阔明亮,却没有什么人气的感觉。没有人气也是正常的,父亲常年在国外工作,才给他们安置了这个住处。自从蓝河回拾曲读书之后,母亲每年抽空去国外陪父亲一段时间,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单位,实际上这套房子使用率并不高。...
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、镜 02

02


  蓝河往客厅窥去,镜像双胞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背杆挺得老直,像模特般一动不动。


  “怎么办啊?”


  “蓝河我跟你说啊,”叶修看了眼房间的时钟,“你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。”


  可欣可怡看到他下楼,立马齐刷刷地起身,蓝河连忙后退:“两位姐姐,我、我要去上课了……”


  美少女们对视一眼,其中一位站出来说:“我跟着你。”


  “你跟我去上课?不行不行不行!”看了眼双胞胎的脸色,蓝河艰难地解释道:“不是,可欣……我早上都是专业课,我们教...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八.镜中

八、镜中


  你笑便会对着你笑,你哭便也跟着你哭。明明是虚像,却如此诚实地反应出人的一举一动,一绪一念。某种角度来说,镜子真是世界上,最诚实又最虚伪的家伙了。


  01


  新年过后一周,R大照例在开学前进行补考。开学成绩公示,蓝河站在公告栏前,一行行看下去,看见自己的结果时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梁易春和李言飞一左一右拍他肩膀以示安慰。缺考按理来说要重修,是叶修不知动用了什么关系让他直参补考,本院老师都惊讶得很。

  三个人一道走,李言飞问:“去不去我家楼下联机。”...


麻烦大家~《秉烛游》出本的意向调查

不是印调~

不是印调~

不是印调~
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现在到底印不印还没有决定,先看看投票结果~


感兴趣的gn,请走:http://vote.weibo.com/vid=2963533

叶蓝架空丨秉烛游 七、年 06

06


  蓝河想起了正事。

“咳……吴先生,现在可以解决时间的问题了吧。”

  既然地方到了,事情也办好了,就该提条件了。

  对于这件事,吴羽策放空了好一会儿,而后淡淡地说:“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“什……!”

  “刚刚进山时遇见一件糟心事,不小心把宝器给丢了。”

  不要说得像丢垃圾一样!

  “想着先找到墓冢再去寻的。”

  一开始就应该去找好吗!

  蓝河蹭了蹭湿透的帆布鞋,只觉得天要...

叶蓝架空丨七、 年 05

05


  蓝河真是猜的。初见这人确是一股和李轩相同的气息,但气质就大相径庭了。瘦,高,没戴面具,五官细致得很,眉眼一扫,称得上一句美人。他模样冷淡,人站在那反而是一种轻盈的感觉,蓝河想他会不会下一秒就凭空消失。

  他这么贸然叫出一个名字,对面的人真应了。

  “找过来了?”他多看了蓝河几眼,“以前没见过你,这块儿的新人?”

  蓝河听不明白。

  “……谁带你来的?”

  “叶秋。”

  “哦,”吴羽策轻轻地说,“我知道你是谁。”...


1 / 7

© 静 默 欢 喜 | Powered by LOFTER